欢迎访问河北经贸大学校报 - 河北经贸大学  

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7期(总第193期) 2008年4月16日   本期四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 | 第02版 | 第03版 | 第04版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名校来风珞珈回想


  我2003年考进武汉大学,本科,读中文。大四的时候我考研,报的也是武大,因为我不想走,想留下。这所大学给我留下很多很多,我对她怀有感情。但是这年武大文学院的分数线特别高,我最终只能选择调剂。如今在厦门大学读研,我常常怀念武大,怀念她怀抱里的珞珈山,山上的老房子,老房子旁的树和花,还有树下走过的人们。
  人们都说武大风景漂亮,溢美之词各式各样———用的都是欣赏的眼光。其实,风景真的只是武汉大学的一小部分。游人通常只走过樱花飘扬,绿瓦层叠的樱花大道,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忽略了珞珈山后曾经大师云集的 “十八栋”别墅,如果细心,我们可以在里面找到周恩来和郭沫若的故居;主景区旁边的半山庐———武汉抗战期间蒋介石和宋美龄就住在这里。这些历时久远的建筑如今在茂密的树林里若隐若现,无言地诉说着曾经的沧桑和巨变。
  人们称武汉大学为名校。作为武大的学生,我常想,这个 “名校”到底给我留下些什么?这样的思考却又总是不得要领,大学生活已经化成我生命的一部分,四年的时光又怎能用几段话总结!这里我讲讲武大的一个教授和一个社团吧,他们都与我的专业无关,却又确实给了我最为深刻的影响。
  武汉大学有一位哲学教授,武大同学都知道他。他每年会面向全校学生开两门公选课,一门西方哲学史,一门西方文化概论。这大概不算什么激动人心的学问,但每次听课的学生还是挤满了走廊甚至坐到了讲台边上———学校已经为这两门课安排了最大的教室。我记得自己曾经坐在走廊上,整整两个半小时,听他用极富于修辞效果的语言、极其清晰的思路,讲毕达哥拉斯,讲柏拉图,讲亚里士多德。有那么一刹那,我感到时光似乎交迭:千年前这几个不安于现状的生灵,在自信满满地冥思苦想,他们是否能想到,两千年后,在遥远的东方,有这么一群人正在试图看破他们走过的路……我一直以为这个老师的课给了我很大的影响,一方面这两门课的内容本身,让我发现原来思索和追求深刻是地球人一直以来的传统;另一方面是这个老师的作风,从来不吹嘘,从来不跑题,没有一节课不精彩,最重要的是他所表现出来的对学问的执著和尊重,让我受益匪浅。
  社团是一个高校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从一个大学的社团发展,可以看到这个大学的风格和实力。武汉大学的社团发展传统悠久,种类众多,已经成为校园活动的主力军。本科四年我主要参加了一个社团———人文爱乐合唱团,它是武大一百多个社团中的一个。对于我来说,参加这个合唱团的运作已经是我专业学习之外最重要的事情。这个合唱团在1999年由一个哲学系的大一新生发起,如今他已经是武大哲学院的博士。他带了这个团八年,每周的常规排练从未停过。在这个团里,我深切地感受到一群人对 “阳春白雪”的执著追求。现在这个团已经探索出了比中国一般合唱团更美妙的声音,并且已经开始唱一些具有文献性质的西方合唱作品,这些作品即便放在西方,也不是一般合唱团可以唱或者说愿意唱的作品。在中国,它们既不可能在庆典晚会上上演,也没有多少的中国观众可以欣赏。当合唱团纯净的歌声响起,那些跳动的音符向我展现出一幅瑰丽的图景,上面涂满了厚重的文化色彩。这种扎实、深厚、不入俗套的文化追求,不正是一个大学最宝贵的东西吗?
  现在同学们都在谈论未来的工作,房子和车子常常挂在嘴上,但我想年轻人还是应该保持些理想主义,保持点 “不切实际”的追求。这种想法,毫无疑问可以找到武大的那位教授和那个合唱团的影子。我想这大概就是武汉大学留给我的最宝贵的东西吧。
  (徐聪,武汉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2003级学生,现就读于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字学专业)
特别推荐:
特别推荐:诚邀高校学子,推广下列产品,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,奖励100元,凡成为VIP用户,将收到费用的10%奖励给您!
联系QQ:1431537992、2558318645,电话:010-62978088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河北经贸大学 © 河北经贸大学版权所有 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